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吃瓜看戏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6|回复: 0

美军老兵眼中的长津湖:中国人不停地冲上来,脚都烂了,我别无选择

[复制链接]

10

主题

11

帖子

39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9
发表于 2021-9-2 16:46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与中国士兵的肉搏战,他们的脚都冻烂了,却一个劲儿地往前冲,一波接一波。他们只是孩子,我们却别无选择。”

这是罗兰德·马鲍的记述,他是原美军陆战一师的一名老兵,马鲍回国后,将其所经历的朝鲜战争,写成一本回忆录,残酷的长津湖战役,给他的印象最为深刻。

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后,美军对中国军队是否出兵朝鲜,仍抱有怀疑态度,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萨瑟对战争前景信心十足,在对鸭绿江大桥进行了一番轰炸后,美军再次准备进攻。


彭德怀准备利用第二次战役,扭转整个朝鲜局势,为此,中国军队制定了诱敌深入的计划。在撤退的过程中,志愿军故意留下很多破枪烂炮,伪装成狼狈的样子,给美军以假象。

除此之外,志愿军还放掉了第一次战役中的俘虏,并告诉他们:

“我们没多少人,只想保护鸭绿江上的几个水电站,没有他们的电力,我们东北的工厂就不能开工了。”

香饵和网兜已经准备好了,但美军前进的速度太慢,因此,彭德怀再次下令,命志愿军后撤十几公里,美国人喝了志愿军的迷魂汤,果真上当了。


1950年11月7日,第二次战役打响了,38军的任务是围歼南朝鲜7师,42军对付的是南朝鲜8师,39军、40军正面突击美第八集团军。在歼灭南朝鲜7师之后,38军113师,用14小时急行军72.5公里,穿插三所里、龙源里,阻敌退路,创造了奇迹。

西线的战事,志愿军取得大胜,南朝鲜7师、8师被歼灭大部,美2师80%被歼灭,美25师、骑1师均遭到重创。38军一雪前耻,被彭德怀称为“万岁军”,就连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,也死在了逃亡的路上。

西线的作战很成功,美军被杀得大败,而在东线,志愿军打得很艰难。东线战场主要处于盖马高原的长津湖畔,负责西线作战任务的是刚刚入朝的宋时轮第9兵团。

第九兵团下辖三个军,分别是第26军、第27军、第20军,他们面对的问题,不是敌人太强,也并非士气问题,而是天气太寒冷。1950年的冬天,是朝鲜50年来最冷的的一个冬天,第九军团刚刚下火车,就被冻伤几百人。


这三个军,原本一直在华东地区作战,接到命令后,即刻奔赴朝鲜,以至于很多士兵,连棉衣都没有,直接到了零下几十度的朝鲜,很多士兵穿着单衣、草鞋就到了白雪皑皑的长津湖。

而志愿军面对敌人也不好过,美军有足量的食物,有厚厚的保暖军服,但即便如此,美陆战1师、步7师的大兵也被冻得嗷嗷直叫。

那些坦克、汽车,必须每隔15分钟就要发动一次,否者这些装备就将成为一堆废铁,卡宾枪的枪管冻得和树枝一样脆弱,一碰就断。

一位美军陆战队员回忆:

“在爬山时候肯定会出汗,结果是,一旦你停止前进,汗水就会在你该死的衣服里结冰,你想和一支M1式步枪或老卡宾枪和睦相处简直是异想天开,你的手会被它粘住,甩掉它唯一的办法就是舍去一层皮。”


尽管美军保暖措施已经足够到位,晚上还有温暖的睡袋,但仍不免被大量冻伤。由于长津湖畔大多为山地,行军极为困难,绝不违抗命令的宋时轮也不得不报告彭德怀,将开战时间推后两天。

山地无法行车,那么物资、弹药就只能靠人力运送,换言之,15万部队的吃饭问题无法保障,弹药更是捉襟见肘,如此艰难的环境下,宋时轮只能先把26军放到第二梯队,先把第20军、第27军派往前线。

在大雪覆盖的山区行军,速度是快不了的,并且不能停下来,一旦停下来休息,手脚就会被冻住,当时缺乏相关的冻伤知识,战士们找来火堆烤,只要一烤,很多战士的手脚就再也动不了了。

战士们穿的棉鞋都和脚冻在了一起,根本脱不下来,烤完火,冰就化了,但要想脱下鞋,就要舍去整个脚皮。还没有开战,有些连队甚至减员90%,这仗是太难打了。

26军76师的政工干部支福田回忆:

“刚尿完尿,地上就长出个冰橛子,副师政委的警卫员随便在耳朵上弄弄,就把耳朵弄掉了!”


物资不够,棉衣不足,就连棉被都只是一个班一、两床,到了晚上,十几个战士只能搂抱在一起,靠互相的体温取暖。每次白天点名的时候,部队人数就会少很多。

白天和天空是美国人的,那些运物资卡车还没有到前线,就被美军的凝固汽油弹烧没了,召集到的所有人都在运送粮食、弹药,但人力远不及汽车,实在杯水车薪。

饿着肚子,在零下几十度的积雪中行军,除此之外,志愿军的武器、弹药也出了大问题。在山区,骡子马匹是用不了的,那么大炮无法运上来,重型武器全部留在了后方,就连子弹每个战士也只有80发。

十几万人的部队,最重型的武器就是迫击炮和手榴弹了,这跟美军的坦克、火炮如何较量?所以,很多时候,我们只能用步兵去冲击敌军的装甲。


长津湖畔是一条狭长的谷道,而美军就是在此向北进攻的,而山谷的两侧,埋伏着就是无数被冻僵的志愿军战士。尽管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对天气怨声载道,但他们仍坚决执行了进攻命令,在中国军队眼中,陆战一师是美军中最强的部队,师长史密斯在作战中也较为谨慎。

11月27日,已经冻僵了志愿军战士,对美军发起了冲锋,由于山路狭窄,很快,志愿军就将美军陆战1师、步7师截了数段,准备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。

不同于南朝鲜军,美军虽然也是有些慌乱,但很快就稳定了下来,每块被包围的美军,将坦克摆在最前列,组成了坚固了环形防线,两百辆坦克无数的火炮,就是美军的底气。


然而,志愿军只有手中的步枪、机枪和手榴弹,巨大的物质差距,让志愿军吃尽了苦头,在美军的火力封锁下,整连整连的中国战士在冲锋中颓然倒地,很多战士直到战死的那一刻,仍保持着冲锋的姿势。

由于温度太低,仅有的迫击炮也出问题了,美军的坦克就在前面挡着,而我们的炮弹却放不进炮管里,收缩的炮管被冻得太小了,战士们只能用火烤,用热水淋,但这还是解决不了问题。

炮弹放进去,也打出来了,但是就是不炸,还是那个问题,在极低的温度下,迫击炮弹也成了哑弹,战士们急得大哭,这些炮弹运送上来,不知付出了多大代价,而它们收效甚微。


在志愿军猛烈的进攻下,美军拼命向后收缩,可是一时间,志愿军打得也较为被动,美军的环形防御十分坚固,因此,宋时轮决定,集中第27军两个师共同进攻美军一个防御阵地。有的志愿军战士,干脆拿着手榴弹开路,一边冲一边扔手榴弹,美军防线终于崩溃了,随之而来的,便是步七师第31团的团灭。

第31团,也称北极熊团,在长津湖战役中被志愿军全歼,这也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唯一一次,成建制的消灭美军一个团。


12月4日,美军退到了下碣隅里,并在十几天的时间里,建造出一座简易机场,美军开始大量向下碣隅里投放补给、弹药,药品,这就是美军强大国力的象征。志愿军战士凭借的是死战不退的信念,但信念代替不了食品和弹药,在如此低温条件下,没有饭吃就算是铁人也是坚持不下去的。

美军运送的物资太多了,他们根本用不完,于是,在撤军之前,他们开始大肆破坏这些物资,以防落入志愿军手中。无数的食品、药品、衣服被美军焚烧一空,如果这些物资能被志愿军缴获,能解决多大的问题啊。

小米加步枪,仓库在前方的战斗模式,已经无法适应现代化战争了,由于朝鲜战争的巨大物质对比,让中国军地意识到了后勤补给的重要性,没有足够的国力,没有强劲的后勤系统,就很难战胜对手。

尽管环境如此艰难,但志愿军将士们仍在顽强地阻击对手,美军每后退一步,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在开战前,麦克阿瑟曾对美军的小伙子承诺,他们将在圣诞节回家,而事实上,陆战一师狼狈撤出战场的那一天,恰好是圣诞节,志愿军再次给了麦克阿瑟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
虽说志愿军仍然取得了战役的胜利,但是其代价也是巨大的,东线15万志愿军,伤亡四万多人,因冻伤冻死就有三万多人,冻伤减员超过20%,战士们缺衣少穿,饿着肚子连续作战一个月。

由于太多的伤亡,第二次战役后,第九兵团就只能后撤休整,直至第五次战役,他们才能再次返回战场。美军的伤亡同样极大,从11月27到12月15日,陆战1师的战斗减员就达7321人,美国人将长津湖战役,称作“陆战队历史上最艰辛的磨难”。


是时,中国军队准备不足,后勤补给困难,有的部队只能一两天吃上一顿结冰的高粱米,零下三、四十度的气温,积雪数尺,70%的迫击炮无法使用,甚至很多步枪的枪栓都被冻住、手榴弹也拉不开,部队体力消耗严重,80师240团5连,因为敌人的火力压制,全连卧倒在雪地里,最后全部被冻死。

此战,第9兵团共歼敌13916人,予陆战1师、步7师团以毁灭性打击,完成了艰巨的战略任务。

12月15日,志愿军司令部向第九兵团全体指战员发电:

你们在冰天雪地、粮弹运输极端困难情况下,与敌苦战半月有余,终于熬过困难,打败了美国侵略军陆战一师及第七师,收复许多重要城镇,取得了很大胜利。这种坚强的战斗意志与大无畏的精神,值得全军学习。


1952年9月,第九兵团从朝鲜撤回国内,车到了鸭绿江边,第九兵团司令宋时轮让司机停车,宋时轮下了车,向着长津湖方向静默了很久,随后他脱下军帽,深深鞠躬,等他抬起头来,早已泪流满面。

无数年轻的战士留在了这片土地,他们再也回不去了,为什么战旗美如画,那是因为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!(文/九鱼亭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-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吃瓜看戏
GMT+8, 2021-9-17 02:31 , Processed in 0.10937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Template By Blue whale
© 2002-2020 Comsenz Inc.